釣魚

這篇文章是去年來溪底遙的阿潔寫的,她說:

金枝,雖然已是去年的事,我還是把去那裡寫的東西,稍微整理整理

那是一個……….,希望不久後,再去跟你種種樹。

阿潔

─────────────────────────────────────────────

下午四五點,我揹著相機,右邊扛著一根將近三米的長竹子,左手拎著小魚簍,往溪邊走去。

沿途,我很慶幸,種菜的婦人回去了,溪邊也沒有釣客,一個會看到我蠢樣的人都沒有。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1/02/image001-600-thumb.jpg

繼續閱讀

狗吠

這也是來溪底遙的阿潔寫的──

深夜。持續的狗吠聲,將正走進底層的意識又喚回表層,我雙眼睜開。

睡在右邊的佳純均勻的輕鼾,左邊的金枝和佳純隔壁的姊姊則沒有聲音,不知是否也被吵醒。

今夜黑糖睡在辦公室,金枝會鎖上門,所以她半夜就無法出門了。

我試圖蒙頭再睡,不理會沒完沒了的狗叫。

為什麼黑糖一直叫?有陌生人在附近?半夜醒來,想出去玩?她會半夜尿急嗎?為什麼金枝沒有反應?在一旁無聲無息無動靜。他們習慣了夜半狗吠嗎?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1/01/image001-600-thumb.jpg

繼續閱讀

miru的黑心湯圓

黑心湯圓

文/miru

今天冬至,

是一年之中太陽最短的日子,與夏至是陰陽對比,

晚上,吃著熱熱軟軟的湯圓,確實是最適合的季節。

這款看起來心很黑的湯圓,是一個有趣的味道。

不過一點都不好做,看有沒有人想試看看。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12/sjojiimage001-thumb.jpg

繼續閱讀

【分享】素蘭阿嬤野鳥桌曆

知名的飛羽攝影者素蘭媽媽,今年的作品集有在實體書局上架,記錄了台灣的美麗飛羽,而且作品是義賣來支持「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可以保護更多台灣的生態與農地。有興趣的朋友,請點選這裡閱讀! 【老媽的攝影作品集-素蘭的野鳥相簿】

在地真滋味─彎腰食譜!

前兩天舉辦的彎腰生活節熱鬧結束了,主辦單位很用心,還有請專人做菜編寫了「彎腰食譜」,裡面有用溪底遙的醋來做菜喔,真是感謝作者的支持,精彩內容,點選下面文章標題閱讀! 在地真滋味─彎腰食譜搶先看!(文/沈岱樺 圖/沈宛靜,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 繼續閱讀

這是嚴選?還是錯把大地當工廠?

今天在聯合報上看到這則新聞──法務部嚴選 冬山柚幾全遭退貨,說法務部採購柚子,甜度超過9度、麻皮不得超過30%、柚皮厚度不得超過1.5公分、重量在600到650公克間。然後逐顆驗貨。

第一次看到用工廠驗貨規格來規範農產品採購。連皮的厚度都規定成這樣,是用天價來收購嗎?這麼挑剔?如果我是宜蘭農夫,絕對不出貨給這樣的人客,把大地當工廠,把農民當機器人,把柚子當人工複製品,真是不可思議!

法務部嚴選 冬山柚幾全遭退貨

【聯合報╱記者王燕華、徐尉庭、王文玲/宜蘭、台北連線報導】

法務部今年向宜蘭縣冬山鄉農會收購柚子,柚農昨天上繳給冬山鄉農會時,因為重量規格不符標準,幾乎全數被退貨。柚農抱怨法務部訂定的審核標準太嚴苛,「只差幾公克也不給過」,痛罵政府根本不是在幫助農民。

繼續閱讀

在龍眼樹上哭泣的小孩─黃春明作品

夏秋以龍眼的成熟為界,在初夏結成的小果,成熟於秋天的開始。溪底遙正準備要向大家報告龍眼將開始預定的好消息,今天正好讀到黃春明老師寫的「在龍眼樹上哭泣的小孩」,我們就不客氣的以老師這篇作品,當作龍眼季的開端,請大家先聞香,龍眼和桂圓薑湯的預購單,隨後奉上。

在龍眼樹上哭泣的小孩 【聯合報╱黃春明】

過去四季的各類蔬果,以及海產的魚蝦貝類,分別在菜市場出現的時候,人們就知道當下的季節和月分。比如說,當人們看到鳳梨和龍眼的盛產時,他們都知道,時值農曆的七月鬼節。七月普渡的供桌上,除了三牲酒禮,還有糕餅鮮花青果;其中一定有鳳梨(旺萊)和龍眼,並且數量很多,因為供品裡面鳳梨和龍眼算是最便宜的了。在閩南的諺語裡面,有這樣的一句:「旺萊龍眼,排排一桌頂。」將鳳梨和龍眼堆排在桌上,那一定是在拜七月好兄弟才如此,平時不可能買很多水果排放在桌上。

我們的記憶,都寄放在許多的人、事、物上,並且每個人寄放記憶的人、事、物,各自不同。我個人對龍眼就有兩件深刻的記憶。

繼續閱讀

農友的心情好像─美麗的部落格

前陣子金枝每天都念說,吼,不要再下了,再這樣下就瘋了,夏季乾旱,但農民遇到連日大雨,真的心情不同,所以金枝每次都說:「勤耕雨讀?如果你種田要維持一家生活,下大雨的時候,看你是會出去巡田顧水,還是在家裡讀書」!

今天在美麗的部落格讀到她寫的文章,兩位農友心情果然一致,轉載於此跟大家分享!

下雨心情二~三則

文/轉載自「美麗的有機農場」部落格

出版社的鄧先生來訪問我,問了一個問題,從事有機那麼久了,最害怕甚麼事?病害?蟲害?我說都不是,病害可以養樹體讓它強壯一點,自然少得病。蟲害則修剪樹勢通風一點,蟲害自然也減少。這些都可以透過人為的控制減少傷害。

唯有下雨,是老天爺在掌握,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不下雨作物生長不好,下太多雨作物也會受不了,不是果實不甜就是病害會特別嚴重。

繼續閱讀

美麗的有機農場─金龜子的愛恨

這篇文章是從石岡的農友─美麗的部落格上看到的,每個農人都有自己與昆蟲互動的血淚故事,轉載來跟大家分享!

─────────────────────────────────────────────────

金龜子的愛恨

文/謝美麗(出處請點選這裡)

看到滿園的金龜子飛舞,心想太好了。多年的有機耕作終於出現生物多樣了,看到處都有金龜子飛行,還滿高興。有時工作累了還會停下來觀賞它覓食花蜜的英姿。金龜子有亮綠色的,也有有斑點銅色的,真是多采多之姿,看它如此艷麗漂亮,都捨不得趕它走。所以與金龜子和平共處,它既不偷吃我的芭樂,也不造成我的不危害,當然沒必要趕盡殺絕囉,可是自從………,情況改觀了?

話說種芭樂五六年之後,總感覺有些芭樂日漸衰弱,看樹底部也沒有星天牛幼蟲啃食的痕跡,為什麼一付病懨懨的樣子呢?比方說春天時,吐發新芽非常翠綠充滿生機,但到了夏天只見它停止生長,秋天就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冬天有的就枯萎了。

一直找不出原因,只能隨它一棵棵死去,後來覺得樹總不能這樣不明不白死去,實在有夠冤,就試著推倒即將枯萎的芭樂樹,想看看到底根部怎麼了。沒想到將樹推倒之後,看到一、二十隻的雞母蟲在根部圍繞,而樹底下的根都不見了只剩下樹頭,很明顯的將根部吃掉的一定是雞母蟲,不然它為什麼圍繞在根部附近呢?一氣之下將雞母蟲一隻一隻碎屍萬段。

繼續閱讀

灣寶之淚─剝奪的幸福

夏日炎炎,跟上台北抗議比起來,農作似乎還顯得輕鬆。苗栗灣寶農友們,種有機西瓜之餘還要拼家園,因為縣政府想要徵收去作科學園區,昨日,灣寶的老農們第七次到台北去,作者寫道: 洪箱理事長哭了!不只哭著土地被強奪而去,更哭著年邁的鄉親北上抗議,官府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