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

這篇文章是去年來溪底遙的阿潔寫的,她說:

金枝,雖然已是去年的事,我還是把去那裡寫的東西,稍微整理整理

那是一個……….,希望不久後,再去跟你種種樹。

阿潔

─────────────────────────────────────────────

下午四五點,我揹著相機,右邊扛著一根將近三米的長竹子,左手拎著小魚簍,往溪邊走去。

沿途,我很慶幸,種菜的婦人回去了,溪邊也沒有釣客,一個會看到我蠢樣的人都沒有。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1/02/image001-600-thumb.jpg


台灣的溪流冬天是枯水期,水量很小。做釣桿給我的昌輝說,冬天的魚會躲在深水處,所以要用很長的桿。現在溪底遙下方有兩窟深度頂多一公尺多的集水區,

沒看到什麼巴掌大的魚,只看到一群群像蝌蚪般的小魚。我沒什麼好選擇的,只能選一顆夠平夠大的石頭坐下。

我用左手做支點抓住竹桿尾端,右手控制方向將桿先往後一揚,然後把繫著浮標、鉛片、勾著泡過米酒的麥片的魚鉤的魚線向前用力甩出。然後,左手就扭傷了。我看著竹子,它的中間稍稍歪一邊,到了三分之二後又歪向另一邊。所以一甩桿,它會回覆給連接它的手臂兩次回振,我細弱的手腕企圖止住震動,於是我內部的筋絡就承受不住的扭曲了。

浮標並沒有浮起,我收回魚線,將鉛片剪掉一些。然後僅用右手輕輕扔出魚線,浮標浮起了。浮標桿黃色黑色橘色一圈圈的往下沉淪,剩下的紅色尖頭滅頂的一剎那,我快速起桿。

時間被桿子的轉折困住。

以前,我很喜歡釣魚的。

小時候,舅舅就教我用竹子做釣桿,我們在溪邊釣蝦,在海邊釣魚。

早時,釣蝦要先挖蚯蚓。那時的我認為硬著頭皮親手殘殺是練習獨立的重要事。所以我可以邊起著雞皮疙瘩,邊將軟軟滑滑不停蠕動的蚯蚓用手指甲掐成一段一段,再將鐵絲鉤穿過牠的肚腸。後來,我們也改用炸豬油或任何有腥羶香氣的食物來做誘餌。將餌垂至溪底石缝前,蝦子聞到香氣會從石縫中出來,猶豫不決小心亦亦,你得觀察牠,然後自然緩慢的拖餌到淺處,牠越靠近餌時,似乎就嘴饞得忘了一切,伸長了兩隻大螯去拿,這時,將小網子偷偷置於牠後方,然後猛然抽動釣桿,蝦子嚇一跳反射動作會往後一縮,就跳進了網子裡了。如果驚擾了牠卻沒捉到,牠會躲好一陣子不肯出來。

小學三年級我拿著小釣桿去海邊,用石頭敲碎寄居蟹的殼,拿出牠的肉體或抓海蟑螂來做餌。我坐在石頭上,雙腳放在海水裡,看著退潮後水窪裡的小魚,牠們對我的誘餌視若無睹,我想強迫他們吃,在附近撿了一些垃圾來圍堵牠們,還放了一片破碎的鏡子,想造成牠們心智上的混亂。就這樣,整個下午,沒有魚鳥我。直到媽媽來找我,才發現潮水已漲,大勢已去。

當然,我也體會過多次魚上鉤時的快感。浮標往下一沉,釣桿猛然抽起,魚鉤拉住魚嘴,魚想逃,鉤匝得更深,魚出水面時,扭動掙扎鱗片在陽光下閃動。

這種難忘的單純喜悅,使我有一段時間常夢到在一些奇怪的場所-釣水怪。

抽桿不順的一剎那,我知道今天應該是釣不到魚的。我將魚餌拉回淺灘處,看著小魚群用小小嘴啄食麥片,最後脫落的那一大口,總還是小魚中的最大隻魚奪去。我收回空鉤再勾上一粒的麥片拋出。

幾隻燕子飛過。

地點不對、時間不對、魚桿不對、餌也不對,但這些不對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已經不想釣魚了。決定來釣魚其實是為了讓自己能靜靜的待在河邊幾小時。

對面的山壁看起來土質十分柔軟。水中反射的山壁比陸地上的山壁顏色深些,但真實感不輸真實的山壁真實。我有點害怕萬一水中的山壁上出現一個人,而我抬起頭看,真實的山壁上卻沒有人時,我該怎麼辦?如果我逃走,水中那個人會笑我。最好是若無其事的跟他打個招呼,裝做不在乎。可是很沒把握自己可以做得到。

回去時,血紅的太陽已被山頭遮了一半。

大家問我有沒有釣到魚時,我驚訝自己居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釣魚” 有 6 則迴響.

  1. 釣魚是很多人的愛好

    我覺得最大的享受,是山林、水邊的幽靜與清新

    至於把那倒楣的魚兒釣到

    其實未必那麼重要吧

    以一顆單純的心,去欣賞、觀察萬物

    讓大家和平共存

    讓魚兒快樂的徜徉水中

    豈不是更好?

    當魚兒離開水中

    無法呼吸,又被扎住,那種痛苦,可想而知

    我們何必強迫他們離開家園,又剝奪他們的生命

    靜靜地 靜靜地 欣賞山林

    就是無上的快樂了

  2. ECM喔,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三:

    1.我以前以為自己屬於脫口秀的那種,戒酒瘋之後終於沉穩為小眾的ECM。

    2.整天不誤實際的幻想者,怎敢改得了朝著落實理想邁進的溪底遙的版。

    3.純粹是看了稱讚後,直覺上的 不好意思。

  3. 身為喜愛釣魚的我感同身受,妳寫得很貼切,有時候明知道魚不會吃餌,但是就想一個人靜一靜聽聽流水聲,胡思亂想也好,放空心情也可以,總之就是享受一個人的午後時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