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吠

這也是來溪底遙的阿潔寫的──

深夜。持續的狗吠聲,將正走進底層的意識又喚回表層,我雙眼睜開。

睡在右邊的佳純均勻的輕鼾,左邊的金枝和佳純隔壁的姊姊則沒有聲音,不知是否也被吵醒。

今夜黑糖睡在辦公室,金枝會鎖上門,所以她半夜就無法出門了。

我試圖蒙頭再睡,不理會沒完沒了的狗叫。

為什麼黑糖一直叫?有陌生人在附近?半夜醒來,想出去玩?她會半夜尿急嗎?為什麼金枝沒有反應?在一旁無聲無息無動靜。他們習慣了夜半狗吠嗎?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1/01/image001-600-thumb.jpg


有時,叫聲停了,我想黑糖終於死心了。沒一分鐘牠又叫了起來。我仔細聽著,嗓音低沉,節拍固定—「汪,汪,汪,汪…」。我不了解狗,但我知這不是在哭,沒有緊張也不是害怕。就是堅持。是非將人都叫醒,否則絕不罷休的口氣。

黑糖生氣了?不高興被關?可是今晚是她自己決定要待在屋內的啊?也許外面有朋友來找她?或是出現讓她心癢難熬的獵物?

她抬著頭對著門不停的說︰「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受不了了。拿起枕邊的手機,打開螢幕冷光。朝著將睡袋捲縮成蠶繭般的金枝周圍掃瞄,很快就看到一串鑰匙。

我抓起鑰匙,套上身旁的運動外套,爬起身,穿了拖鞋,衝出門,準備去解救受困的黑糖。

一出去,發現狗叫聲是從雜草林對面的聚落中傳來的。

我呆立了一會兒。月光亮得讓人誤以為即將天亮了。雜草林上一層薄薄光芒,顯得十分聖潔。我轉頭重新脫衣鑽入棉被窩。

難道大家都知道那不是黑糖在叫?室友有發現我衝出去嗎?黑糖剛剛不知有沒有抬起頭聽一下房子裡有人跑動的聲音?

那隻狗仍吠叫著,應該是一隻黑狗吧,一隻公黑狗,一隻長得很討厭的中年公黑狗,因為經常被罵,所以決定晚上吵人的神經中年公黑狗。

逐漸的,因為無能為力,我又睡著了。

狗吠” 有 6 則迴響.

  1. 這次去了昌輝和帝王乾阿伯的果園,也去了田野家,還去了日月農場,就是可惜沒去繡蓮姊姊家。下次好希望有機會去,照片上的奇花異草,和他們住的地方都好吸引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