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7.昌輝的龍眼

文/雅喬

今年昌輝大哥開始有規模地採收和烘焙龍眼,因為是第一次,所以特別重要。昌輝照顧著他叔叔伯伯傳下來的龍眼,這些老叢的龍眼樹非常高大,今年花期時剛好碰到連續的雨日,結果率不高,所以,要在這些高大的樹間收集一束一束的龍眼,真的是一件既需要技術,也需要耐心的事。

「樹上的瑜珈」

對從小沒有在樹上爬上爬下的人來說,爬樹很困難,爬樹取果更難。平時很喜歡觀賞著高大的龍眼樹,只覺得高大的龍眼樹很好看,有種堅忍不拔的氣魄,但要採收龍眼時,才知道高大的樹會造成工作上的障礙,不過,對於熟練的「爬樹農人」來說,這只是很日常的事情。

只見昌輝大哥與他的妹婿兩人,帶著一個簡易的梯子、一把刀子、一個勾子和裝龍眼的籠子,就可以上樹採果。看起來很輕鬆,其實不然,龍眼樹雖高大,但枝條有細有粗,承重的能力也有差,上樹後,如何控制腳步的移動和身體的重心,來回行走於各枝條間,而又不至於讓樹承受不住,這就是爬樹農人最最厲害也最最神奇的地方。

昌輝大哥對於上樹採龍眼有個很傳神的形容:「你不覺得,我很像在樹上作瑜珈嗎?」

IMG_3060IMG_3058

IMG_3062IMG_3064

摘下來的龍眼,去葉後,再一把一把地擺好放進籃子裏,昌輝大哥再用車子拉下來,送去山下,把龍眼剪下來。(昌輝靦腆的笑容)

IMG_3069 IMG_3093

在產季開始前,昌輝大哥便開始張羅商借烘焙龍眼用的「焙仔」,總共有三個焙仔同時在寮仔內「開火」。烘倍龍眼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除了要不時添材火,讓火勢不能太旺,也不能太小,還要時不時地翻龍眼,將底層的龍眼和上層的龍眼換位置,以求烘得均勻,這時要拿著手板,在煙燻的情況下,將龍眼鋪平,有時煙太大,真的會讓人邊作邊「痛哭流涕」……

IMG_3097

IMG_3126

IMG_3162

IMG_3101IMG_3158

IMG_3168

揪甘心的焙龍眼前輩

由於昌輝是第一次自己烘龍眼,所以特別戰戰兢兢,但不知道是溫度不夠,還是處理的方式不同,正常來說,龍眼烘三天三夜就ok了,但他的龍眼已經烘第三天了,依然還沒有烘好,我們很為他感到緊張,於是特別在晚上的時候,上去他的園子,看了他烘焙龍眼的情形。

感人的事情發生了,堪稱烘龍眼老手的惠玲阿姨知道我們上山來看昌輝的龍眼時,便馬上說她也要上來關心一下,十分鐘後,惠玲和聰修便出現了!

惠玲一看到昌輝的三個焙仔便說:「連接地面的縫縫沒有塞好,難怪熱氣跑不上去啊!還有,木柴的位置放太近了,這樣龍眼會燒焦哇!」惠玲和聰修邊視察昌輝的龍眼,邊提出建議和改善方法,認真的程度不亞於學術單位的研究員,批評指教間,聽得出惠玲阿姨話語中濃濃的關懷。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技術指導」,昌輝和我們都得到了烘龍眼的許多知識,而這時已經接近晚上十一點半了,在煙霧瀰漫的工寮外,有一種心照不宣的溫暖,滿滿地在大家的心裡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