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很久─欣儀要給大家的信

有一些朋友已經知道了,還有很多朋友可能還不知道,欣儀在溪底遙的工作,過了這個年就要正式告一段落了。欣儀寫了一封信給大家,因為她過年前忙著整理東西,還有去幫朋友辦活動,所以就托我公開在這裡放送。

可以去休息,跟家人相處,對欣儀這個階段來說,是比繼續工作更重要的事情,請大家一起祝福她吧!我(金枝)從今年開始,除了煮桂圓薑湯和照顧樹之外,也會在溪底遙跟其他農友一起努力,放了一年長假的小非,除了繼續她原來的工作,跟溪底遙還會有什麼樣的互動呢?就留給她自己來說囉。

下面就是欣儀寫給大家的信─漂泊的很久

漂泊得很久,我想歸去

彷彿,我不再屬於這裏的一切

我要摘下久懸的桅燈

摘下航程裡最後的信號

我要歸去了……

鄭愁予《歸航曲》

最近讀鄭愁予的詩集,這一首詩不斷地衝擊著我。

2005年3月搬到中寮,一晃眼將近五年過去,從剛畢業的青澀到現在對於事務處理地駕輕就熟,這幾年在溪底遙成長許多。

2009年是我生命中起伏很大的一年,於公領域扛起溪底遙行政總籌的責任,於私領域家中大小事件不斷。

去年12月中跟父親去中坑營區去參加小弟的懇親會,跟小弟、父親同坐草地上野餐,想起東西落在車上,起身回車上去拿東西,餘光瞥見父親頭上的白髮曾幾何時多了這麼多…

跟我無話不談的小妹,去年結婚,現在腹中寶寶的預產期在大年初九,對於家中即將要出生的第三代,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發生情節…


公私領域兩邊的拉扯,希望自己可以將公事處理很好,也可以顧到家裡的大小狀況,但對自己的要求、期待過高,給自己的壓力太大,我被自己壓垮了。

工作得很不開心、進辦公室感到壓力很大、每天早餐到中午都擺在辦公桌旁…長期下來,這樣對自己也對溪底遙不好,如果不能給予這個組織任何東西的話,那應該要離開,於是這個想法一直盤踞在我腦海中,終於做下決定離開溪底遙。

選擇離開是對自己與溪底遙最好的選擇,只是可惜未來沒有辦法親眼看到「夢想館」整理完成,也會掛心聰修、惠玲、昌輝、蕭秋文阿伯整年農事是否順遂,但我相信小非、金枝…會讓溪底遙更好的。

這幾年來謝謝許多朋友的支持鼓勵包容教導,欣儀要離開溪底遙了,暫時會先回到父母的身邊,協助媽媽幫妹妹做月子,然後四處走走看看,緩慢地幫自己充飽電再出發,再次跟各位朋友致謝,再見。

漂泊的很久─欣儀要給大家的信” 有 14 則迴響.

  1. 悲歡離合是生命的一部份,很高興欣儀做了忠於自己的抉擇,雖然有點痛,但接下來會更坦然面對自己…溪底遙是有機的組織,人的來去都是有機的…祝福欣儀..

  2. 欣儀加油!

    我想妳也到了該轉換休息的時候了

    好好休息

    然後為自己的人生開創出更美麗的未來!

    至於溪底遙

    我想只要這個世界還有夢想

    就會一直存在下去的

  3. 想起以前實習督導的話,她說有些工作有人開始,有人接續,有人要持續不斷的努力。

    我想許多事情就是這樣了。

    放下真的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呢!祝福妳欣儀

  4. 生病?沒那麼嚴重啦!只是還沒像歐美人士,那種一生可能只有數年在公部門或是NGO之類的工作環境,這是國內還欠缺的。

  5. 是啊,學堂不在了之後,我們有很多需要適應的事情,然後也需要一些時間來處理心理或身體的壓力,夢想很脆弱,人也很脆弱,不過感到可貴的是,在歷經很多脆弱後呈現的狀況,是真正的真實,然後站在真實的基礎上,找到出發點。

    欣儀的壓力太大,一直都是困擾著她的重要問題,無論是不是加了人一起工作,必須把事情做好就是一種壓力,會把人壓垮的不是工作,而是工作帶來的壓力,這種事情,必須要再一次又一次的接下壓力,卸下壓力的過程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平衡之道。

    我自己過去也一直有相同的問題,只是選擇不一樣的處理模式,也是到去年,才認真的意識到,人不能過有壓力的生活,一定要歡喜做,才不會換來壓力後的傷害。

    其實很高興欣儀做了這個決定,儘管他是溪底遙這麼重要的伙伴,甚至是視為「負責人」的這麼重要,但是還是覺得,才27歲的年紀,應該出去看看世界,才會比較好,所以去年欣儀答應要承接行政總籌,令人很高興,一年後,她選擇面對真相,勇敢的離開,這是她個人的重要成長,更令人欣慰。

    至於溪底遙這個團體,在面對欣儀要離開的過程中,原本只要專心耕作的農民也意識到,不是住在中寮的人,或許總有一天會離開中寮,將來的路該怎麼辦?是否永遠都不接觸行政工作?大家的心理也開始比較認真的想,這是很大的收穫。

    儘管,今年我們幸運的有金枝持續一起工作,但是如何讓在地的農民更願意參與行政作業,甚至有一天,能夠達成原來我們的理想,由百分之百的中寮人接下這個組織,是未來還需要一點一滴努力的事情。

    所以,謝謝你的提醒,也瞭解你的感嘆,但是,溪底遙這顆小樹,應該算是走過了「非要某人在場,否則就無法存活」的狀態了,將以「邁向更徹底的共同參與」為目標來繼續努力。

    所以也請大家繼續愛護喔!

  6. 不只溪底遙會生病,每個人也都有生病的時候。

    溪底遙如果只靠學堂(雖然他很重要)一個人,溪底遙早就不存在了。

    溪底遙是由很多好朋友,有共同的理念一起來扶持前進,它就像是一個夢想的接力賽,每一棒都很重要。

    夢想是脆弱的,但可以勇敢的面對現實,夢想就可以變得更堅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