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染島榕卻染了血桐

 

 

島榕、島榕記得前一陣子在某個地方有看到一棵不小的島榕,到了附近下車找了一下,怎麼可能明明就一棵不小的樹,怎會不見了,是眼花看錯了嗎?有點失望要離去時,才發現車子就停在島榕的前面,哇哩咧!樹葉掉光光害我找不到它。

 

 在附近山腰繞一繞也許可以找到,唉!不是在人家的園子裡就是太高採不到,算了!路邊的血桐長得挺好的,我剁剁剁,一下子後車廂就滿滿的。

↑↓ 回到街上看見河床邊,這一棵那一棵到處都是,真是捨近求遠,沒辦法已採了血桐,島榕就再擇良日吧!

●血桐和藍染和木灰水和木醋酸鐵的顏色對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