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肥堆去

昌輝作了第一次堆肥之後,大家發現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唯一的困難,反而是因為原本的場地太小,一次做起來只有800公斤的量,每棵樹平均只能分到一公斤左右,而預計每做一次需要兩個月的時間,這樣一年每棵樹頂多只能用到6公斤的有機堆肥,似乎無法達成效果。

所以昌輝就邀蕭秋文阿伯兩人一組,找一個大一點的場地來作堆肥,因為翻堆也是兩人一起作比較方便,然後做好了可以兩人一起用,剛好以前溪底遙的舊辦公室閒置著沒有使用,就拿來當室內堆肥場吧,而且就在河邊,應該牧草很多,取材方便,

至於氮肥的來源,金枝會在學堂那塊地上種田菁,在小樹還沒長大之前都可以這樣做,也可以避免長雜草,這樣所有的堆肥材都是在中寮境內取得,真是太好了。

我們跟昌輝說河邊有草可以砍,所以那天三個人就去河邊探勘一下….夏天河水亮亮的,以前都是帶小孩來這邊玩,現在是大人自己來玩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708-1-thumb.jpg


夏天河水亮亮的,河堤上有很多漂亮的草,以前都是帶小孩來這邊玩,現在是大人自己來玩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691-1-thumb.jpg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699-1-thumb.jpg

我們一路上很興奮的跟昌輝還有秋文阿伯說,河邊真的有很多牧草喔,但他們兩人就一副很狐疑的樣子,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684-1-thumb.jpg

結果,到了那裡一看,昌輝說,吼!那是蘆葦啦,不是牧草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696-1-thumb.jpg

幸好,河的另外一邊有真正的牧草,長這樣啦!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710-1-thumb.jpg

三人站在路上,打這叢牧草的主意,想要怎麼跟地主講,義務幫他砍草,應該是會同意,但又怕除太光,地主開心就種起別的,那就沒有牧草可用了!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711-1-thumb.jpg

總之,這個下午大家已經確認了要重返溪底遙的舊場所來作堆肥,當年集資集力蓋起來的辦公室,閒著沒用也很可惜,人家說「荒煙蔓草」真的有道理,荒了人事沒炊煙,草就沒顧忌的蔓延,交會過的情感,重量,都隨肥堆去吧!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10/07/DSC05676-1-thumb.jpg

隨肥堆去” 有 5 則迴響.

  1. 夏天來了,所有的蟲魚鳥獸熱烈生長,時間對他們無足輕重,或者說無所衡量,不知盡頭的盡力鳴叫,移動,交配,消失。

    在溪底遙的舊空間中,充滿了曾經許過而沒有實現的舊夢,雖然很多可能很愚笨,但是都很純真,充滿沒想太多的熱切。開始想比較多的時候,就搬到新空間了。

    當我們有了新辦公室之後,一直希望有人會想要使用那個舊空間,沒發生,但一直還是繳著地租,空間裡還有點價值的金屬構件都被取走了,耐心的小偷在每個小物件裡,細心找出所有有價值的部分,想必用了很多時間,逐一取下帶走,換不到錢的也沒有毀壞,仍然安置原位,例如廚房的流理台仍在,只有中間一圈挖空,曾有一座爐子安在那裡,如空間裡曾有過的一些晚餐。

    身為小偷的好處,就是無論走進任何一個空間,都不會被記憶絆住,不會在任何一個物件前流連不捨,只為了想起曾經有誰誰誰觸摸過,談論過,站立過,就繞道離開,

    在荒煙蔓草的舊空間裡,應該是暗索索的就著微弱光線,小偷如此費心找出有用之物,他們多麼的活在當下啊

    如果生命是共用的,蟲魚鳥獸拿走一些,小偷小盜取走一些,我們從河邊砍來一些草物,消滅一些又堆出一些,或許比較有來此世界一遊的證據感。

    於是,就把草從那裡搬到這裡,設下一個溫暖的陷阱,大雜燴的party,蟲子菌類都有保證愛吃的食物,吃飽了睡著,等著被分解,燃燒,所有的名字化成萬千碎片,或者一個簡單的稱謂─肥。

    肥缺,果然是肥也是缺。

  2. 晶晶,台灣的氣候熱,柳丁的產期比較慢,是在11月底的時候,的確,一般的農民真的很辛苦,種了很多又擔心銷售問題,我們很希望跟消費者一起有計畫性的生產和採購,才會看到收成就煩惱!

  3. 看到你们这么辛苦的制作堆肥,这么执着,很受感染,今早看到新闻,说台湾的水果,像香蕉,柳丁等等每年都会有过剩的情况。快要收获了,希望果园有一个大丰收,而且很好的销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