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學堂

去年11月18日學堂離開人世,轉眼間已經快滿一年了。前兩天去山上看了學堂在世時種下的肖楠、樟樹。樹長得很好,肖楠有的已經160公分高了,樟樹那片林,長的比較好的樟樹也有160公分左右高了…

https://www.befarmer.com/main/upload/2009/11/091112a001-thumb.jpg

去年5、6月份種下的肖楠、樟樹,現在的樣子(請點小圖看大圖)

沒有學堂,溪底遙的日常事務還是得依舊進行下去,但工作、生活上少許多的樂趣、陪伴。曾經跟學堂相處過的朋友一定會對於他的廖氏幽默、廖氏邏輯有很深刻的印象,

我想邀請曾經跟學堂聊過天、相處過的朋友們,一起來說說曾經跟學堂相處時發生的事情,讓我們一起在學堂過世滿一週年前,一起來回憶想念這位好朋友。


印象中廖學堂最常對來訪的友人講的故事:

在介紹溪底遙那片平坦果園過去的歷史時,他總愛提地震後有次他去中研院開會,剛好遇到李遠哲先生,在餐廳比鄰他們而坐,學堂聽到他們在聊大聯盟賽程,健談的他馬上加入討論的話題。

李遠哲先生問說:「少年ㄟ,你也有看棒球喔」。廖學堂說:「有囉,現在看棒球,我小時候打棒球,一定要當投手。」他說溪底遙那片柳丁園:以前那邊都是種水稻,水稻收割後,把附近的小孩找來他家的田玩棒球,人我 摳(call)ㄟ,手套是我縫的、球棒是我削的……

李遠哲先生一聽:「阿捏,你不當投手,這場球根本玩不起來」

暑假帶小孩去河邊玩耍時,想起廖學堂常跟來訪的友人說以前他小時候放學會找其他小孩去河邊玩,因為他知道去哪裡找蘆藤,將蘆藤擣爛放入溪裡,之後一群小孩就在溪邊撿溪裡被毒暈的魚,且他會依年紀大小不同的小孩來分配站的位置…

廖學堂說每每當他呼朋引伴約大家一起去溪邊玩的時候,總會有小小孩拽著哥哥姐姐的手臂,求說讓他一起跟……

這時學堂就會問來訪的友人說:你們有看過黑松汽水的廣告嗎?同樣的情節,在這個時陣,會有一個正義使者阿星出現了,說呴對啦(讓他跟啦),而他常常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

廖學堂總是說他在念警校時期,放假不能回家時,他總會在宿舍講起從廣播聽到的「廖添丁」給同梯聽,來逗他的朋友開心,轉移大家放假不能回家的鬱悶。聽過廖學堂口述黃春明小說「鑼」的情節時,他將小說中憨欽仔的一舉一動說得活靈活現就像在聽廣播劇一樣…

在我印象中、相處時的廖學堂如同他說得他小時候的故事裡一樣,是個大哥,重義氣、又溫暖。他愛用廖氏幽默化解緊張、鬱悶的氣氛,他很粗線條卻又很細膩…

在此誠摯地邀請大家一同來分享跟學堂相處時發生過的事情,無論長短點滴都好,請留言或者寄email、傳真都可以,一起來回憶與他的相處。

“想念。學堂” 有 4 則留言.

  1. 給一個很特別但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

    雖無深入的交談 但理念上的契合就足夠了

    偶而會來此聽聽伍佰的”與你到永久”

    讓我可以聽歌思人並體驗他的台式”口氣” 讚啦

    相信他的”遺產” 真的可以陪我們到永久

    回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