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學園─溪底遙的自然教學與圖書館

肯定會照目前的方式發生,

不久之後,牲口不愛吃的

白花繡線菊和絨毛繡線菊

就將擠掉牲口愛吃的牧草。

然後能作的事情就是等候,

等楓樹白樺雲杉破土而出

擠過頭頂的繡線菊屬灌木,

以類似的方式把他們擠走。

………………………………

要學會忍耐並學會向前看,

有些事我們只能聽其自然。

雖說希望不可能養殖牛羊,

但據說它可以把農人滋養。

──節錄自「總該有點希望」,佛羅斯特永恆詩選。


【農事之後:社區學園的發想】

溪底遙從2003年開始,試著和農民一起學習對自然友善的耕作方式,這幾年和農民一起學習的過程,除了和自然相處的愉悅,在面對「學習」的課題上,也讓我反省了許多過去沒有意識到的盲點。

跟農民比較起來,我的成長過程可說非常順遂,兒時住在台北,學校的資源豐富,放學後有逛不完的書店,家裡對買書錢從來不省,父母對功課也管的緊,讓我儘管想偷懶,也還是熬完了升學階梯。

這裡的孩子不是這樣長大的。中寮鄉沒有書店,鄉內只有一個圖書館,平時只有白天開放,居民又都住的零散,路途遙遠,早年放學就要趕緊走路回家,否則天黑了都還沒回到家門,現在是靠父母接送,但是回到家除了看電視,幾乎沒有其他延伸的閱讀可能。

因為世代務農,農民們的父母親也對學校的教育不熟,近年來的隔代教養越發嚴重,成年人多數離家,阿公阿嬤識的字還沒有小孩多,孩子在學校遇到挫折瓶頸,回家大概也無法找到協助,如果自己念不懂,那就放棄吧,反正學不會就是學不會,老師也不管。

我們的農民,甚至他們的下一代,多數是在這樣的氣氛中養成的,「這不可能」、「我做不到」是這幾年來,我最常聽到的一種反應。這些話語從大人的口中說出,已經夠讓人難過,但是有一次我看見農友的孩子,不經意的脫口而出說:「這不可能啦!」,讓我十分震驚,這個才9歲的孩子,現在就學會用這樣的方式面對自己,往後的人生會如何呢?

我逐漸意識到,信心的挫傷,不只發生在大人身上,孩子們在中寮的現狀中,也受了好多傷,清水國小的林宜成校長感嘆著,父母的情況、家庭的氣氛,以及學校教育的方式,幾乎讓孩子們受傷成殘,必須花好多的力氣,才可能修補回來。

在農園的情況比較穩定了之後,我們決心來關注孩子的教育議題,恰好聚落裡的一個老農,用一生的積蓄到庄內買了新的透天厝,留下一個鐵皮三合院,幾棵大樹,和一小塊田圃,我們決定租下來,把這幾年因朋友義務協助,因而省下的一點積蓄,拿來整理房子,把原有的鐵壁切割開窗,鋪上木地板,油漆粉刷,改善廁所、通風….我們想在這裡開設一個「學園」,讓孩子與大人,有機會用不同的方式來學習。

【種菜學數學,用愛養信心】

中寮的孩子不論課業如何,他們與大自然相處的能力,實在很棒。靠水的草叢裡有螢火蟲,五月份的路燈下可以找到鍬形蟲,飛來飛去的蚊子把他打死不稀奇,可以用捕蟲網抓滿一整袋才是厲害,這裡的孩子們其實都是很有潛力的小小植物學家、昆蟲學家,或者,也極具有作有機農民的潛能。

●這是國平與國平的孩子勇智,這張照片是在2005年夏天所拍攝的,那晚我們在果園、辦公室外面觀察晚上的蟲蟲有哪些,發現勇智認識好多昆蟲。勇智是很典型功課表現沒有很好,但是三年級的他,認識很多昆蟲、會自己釘一張木頭椅子、甚至會開搬運車。

這些在野外生龍活虎的孩子們,到了學校之後,或許沒有找到學習的方式,而主流的教育方式,也的確與他們的經驗差異太大,當家人、老師無法協助彌補學習落差時,孩子們就很容易以「自我放棄」的方式來處理問題,加上整個環境的氣氛瀰漫著相同氣息,就讓孩子更輕易的放棄學習。

所以我們有了「自然課輔計畫」的想法,希望免費的提供教學,讓在校內比較跟不上進度的的小孩,到這裡來,用不同的方式學習。透過種菜、養蚯蚓、數蝌蚪的方式,把數學悄悄帶進,而後再透過延伸的閱讀,讓他們學著表達、書寫,而圍棋課程則讓孩子學會安靜、取捨,我們希望在每週2次的相處之中,讓孩子們發現,學習是有趣的,學會跟大自然相處,就是一種能力。

除了免費的課輔教學,因為中寮鄉閱讀資源的匱乏,我們在三合院中設置兩個不同型態的圖書館:

(1) 以兒童閱讀為主的圖書室,特別蒐集與自然界有關的書籍、圖鑑,以及平日不易接觸的繪本、文學,開創孩子的世界。

(2) 以大人為主的圖書室,除了一般書籍,特別蒐集與農業相關的主題,讓農人可以在此閱讀並交換經驗,也會有幾台可上網的電腦,讓農人來此練習。

在大人的圖書室中,我們還設置了一個簡單的茶水吧台,幾張舒服的椅子,希望在地的朋友能享受被照顧的感覺,也許在放棄自己之前,會在多想想,人生畢竟還是蠻值得努力的。

而孩子們除了來看書,或者參加課輔,也希望他們有機會感受付出的快樂,於是我們想多舉辦城鄉交流的活動,鄉下的孩子可以帶都市的小孩去認識大自然,尋找鍬形蟲,讓兩個不同世界的心靈互相碰撞,相信這對彼此都會有所擴展。

【感謝支持】

「雖說希望不可能養殖牛羊,但據說它可以把農人滋養」,這是佛羅斯特的詩句,看了特別有感受。如果「溪底遙學習農園」,是我們想要送給中寮的一份禮物,在這獻禮中,最重要的部分便是「愛與希望」。當人被深深的愛過之後,就會懂得付出的美,當農人得到足夠的愛與關心,他自然會這樣的愛土地,愛果樹,最後所有的人都將受惠。

「希望」其實是無人能給的,但是「懷抱希望的能力」,卻是可以試著養成的,透過關心與學習的引導,讓孩子們發現,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了不起的能力,也許學校的作業不是他最擅長的能力,但總會有些什麼,是讓他最快樂的事情,就算現在還沒找到,只要懷抱希望,總有一天會出現。

溪底遙並不寬裕,我們動用了所有的存款,也得到許多朋友的支持,徐醫師夫婦捐贈了20萬協助空間的整理,中華電信基金會的朋友協助募集書和電腦,也要特別感謝趙力行建築師義務協助,宋先生努力節省經費來趕工,還有台北的淑婉、瑞貞打氣加油,高雄的莎莉特地帶來書及小孩的禮物,淑貞、文豪寄書過來,彥斌也整理了書房,送上許多好書….,還有很多很多朋友的鼓勵,我們才啟動了這件事情,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是我們會抱著希望,繼續努力的工作,支持這個計畫。

未來這個計畫,將由梅涵(現正就讀於中興大學農推所研究生)來主力推動,我想他會跟大家分享很多精彩的故事,其他的同事們當然也會一起努力,溪底遙要好好的經營,才能持續有能力作這樣的事情,圖書架上的空間也要繼續的補足,才會散發書的光彩。

2007年的4月15日,有6個地方的小孩,要來上第一堂課了,溪底遙也邁向另一個新的階段,溪底遙的「農園」已經滿4歲了,現在添了一個「學園」來當妹妹,拜託大家一起來照顧!

“社區學園─溪底遙的自然教學與圖書館” 有 2 則留言.

  1. 目前的學校教學情況似乎還是無法作到針對個別差異的孩子做教學的在地化或最佳化(是教改未成功?)。對於學習農場肯幫助孩子,我非常非常敬佩。但有兩點問題想請教:(1)以物質資源而言,為何不跟學教或公機關的圖書館合作呢?比如可借用學校教室或圖書室的場地與圖書資源?如此才是對資源作最有效的利用。(2)關於教育的問題應該引進教育專業團體才能使計畫走得遠,使孩子受惠;畢竟孩子在學校已受挫,若花了課外時間還是對課業無太大幫助,對孩子而言是雙重打擊,反而更放棄學習、更對自己沒信心。

  2. 看完溪底遙的成長過程,讓我不由自主的有感而發,在你們這群年輕人身上,看到未來台灣還是充滿希

    望的…感謝你們默默付出,在此向創立溪底遙朋友們,致最高敬意!你們辛苦了,加油!加油!

    一位盡己力做好環保的媽媽

發表留言